老謝點評:人民幣為什么不能“破七”

 

    這兩年人民幣匯率的走勢有一個很奇特的現象,無論是面對貿易戰還是外部市場各種利空,人民幣總是在跌到7這個關口時急剎車。這里我們就來討論一下為什么人民幣不能破7,如果破7會發生什么!

 

    維護信用基礎

 

    當前中國金融改革首要的戰略性任務是人民幣的國際化,這是中國金融國際化的根本基礎,是中國國際金融中心定位的前提性條件,也是中國現代化金融建設的原則。如果人民幣破7可能會導致貨幣環境的不穩定,將極大傷害中國金融的改革開放,還會影響人民幣的信用基礎,嚴重阻礙和抑制人民幣國際化,使中國向國際金融中心的發展之路變得艱難。因此,維護人民幣的長期信用基礎,是當前國家重要的戰略目標。

 

    雖然人民幣貶值會在一定程度上利好出口,但對于進口來說會造成巨大的購進成本。尤其是造成進口大宗商品價格的大幅提升,比如石油/糧食。進口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會直接推高國內生產、生活消費品物價的上漲,若再加之中國寬松的貨幣政策,最后的結果就是產生通貨膨脹。穩物價也就是穩民生,是執政基礎。

 

    入世后的匯率

 

    回顧中國加入WTO的18年,是經濟快速騰飛的18年,是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18年。人民幣匯率也從8元左右一路漲到了6.12,現在又從6.12跌至6.7~6.8。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和中國在全球產業鏈條中的位置變化有直接的關系。中國在加入WTO之后,大力發展來料加工和對外出口貿易,這就需要有一個相對寬松穩定的匯率。由于中國制造價廉物美,主要以美元為儲備的外匯不斷增長,不斷累積貿易順差,特別是對美國的順差。鑒于中國快速的發展,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要求人民幣升值。而我國也隨著國內基礎產業的逐步完善和豐富,巨大人口紅利的逐漸釋放,完全可以消化升值所帶來的貿易壓力。2005年人民幣開始第一次匯改,一直到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人民幣匯率從8.2漲到了6.8附近。

 

    由于中國特殊的體制——集中力量辦大事,強大的執行效率。使得望眼全球,沒有哪個發展中國家能替代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低端制造這個位置。因此,人民幣匯率的升值不僅沒有讓中國在全球貿易中遭遇瓶頸,且不斷發展壯大。國內不斷增長的產能,自動化不斷提高,生產效率的提高,使得我國在基礎制造領域,放眼全球鮮有敵手。直到2008年金融危機,人民幣匯率又發生了新的變化。

 

    金融危機后的匯率

 

    2008年金融危機,始于美國,但究其源頭其實是在中國。2001年中國加入WTO之后埋頭干活,把東西賣給美國。那美國在干嘛!美國除了打了一堆白條給中國之外,一直陷落在中東不能自拔,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消耗了美國大量財富。債務水平不斷累高,克林頓時期積累的財富被小布什差不多敗光了,中國理所當然的成了美國最大的債主。有意思的是債主不但沒追著要債,且不斷借錢給美國(購買了大量美國國債)。這觸發了華爾街資本更大的貪欲,讓“房利美和房地美”實行免費住房政策,讓一些不具備購房資格的人入住。一旦發生違約,則啟動CDS(信貸違約掉期),由保險公司代償。一旦違約,華爾街投行則把違約的CDS打包,再賣給下一家.....這種拆東墻補西墻的做法最終導致,雷曼兄弟倒臺。美國五大投行,最后倒了三家。面對巨大危局,美政府和美聯儲最終選擇救“兩房”,不救“兄弟”。美國率先QE....中國跟進?!驹敿毼恼抡垍㈤喞现x10年前文章,這里不再詳述】

 

    美國次貸危機觸發全球經濟危機,其實受到最大影響的只有兩個國家,中國和美國。當時中國制造80%的產品銷往美國,美國一旦出事,中國必然受牽連。美國的需求出問題,中國的貨賣不出去。這個時候,我們有兩個選擇,要么改革、要么止血。最終政策選擇了后者,頗有爭議的4萬億砸下去,在貨幣乘數效應之下,國內幾乎所有的工業裝置產能全部在2009年翻一番,房價翻一番,基礎貨幣翻一番。血是止住了,但對外的貿易順差更大了。美國QE救的是金融機構,而中國是把產業又做大了。這種不對稱的施救方式,最終引發一系列的后果。2009年之后,中國的環境污染狀況加劇,而美國的債務越來越高。這只是冰山一角。只是美國人發現,中國在金融危機之后對美貿易順差越來越大,一次危機不但沒把中國打倒,而且這個國家越來越恐怖。這個時候美國又在中國的匯率問題上做文章。最終迫使中國2010年做出第二次匯改。直接使得匯率從6.8漲到2013年時的6.0。

 

    這個時候人民幣如果再升值,那就是破6。以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定位——低端制造。利潤很薄,靠走量和人口紅利支撐。如果本幣繼續升值,無疑讓出口企業無利可圖,也不符合中國經濟的現狀。而且6這個心理關口一旦被突破,離岸市場就會有大量資金涌入做多人民幣資產,國內的物價和房價可能就會出現巨大泡沫。而且中央政府也不太可能去香港離岸市場去做空自己。最終,6這個位置沒有在繼續升值下去。

 

    脫鉤美元主動匯改

 

    由于人民幣之前長期升值,國際資本在中國持有了大量資產,早晚是要兌現的。2014年香港“占中”事件和克里米亞事件對國際形勢影響巨大,尤其是香港“占中”與美元指數上升、美聯儲結束QE的時間相吻合。美國的目的是要讓國際資本回流美國,香港作為亞洲金融中心,大陸資本對外延伸的跳板,意義重大。最終占中鬧劇持續了3個月不到就草草收場,但對香港經濟造成了巨大影響。一計不成再生一計。2014年底A股蠢蠢欲動,到了2015年二季度時,全民加杠桿炒股熱興起,一時間街頭巷尾談論的皆是股票。豈不知風險將至.......最終爆發股災,被國際資本擼了一大坨羊毛!

 

    面對國際資本的挑釁,當年8月11日央行啟動匯改,簡稱“811匯改”,匯改核心框架是:“人民幣匯率不再盯住單一美元,而是選擇若干種主要貨幣,賦予相應的權重,組成一個貨幣籃子。同時,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計算人民幣多邊匯率指數的變化,維護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礎穩定。”

 

匯改的最終目的是為了脫鉤美元,但判定央行是否將開始跟蹤一籃子貨幣還為時尚早。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仍將是市場最密切關注的指標。不過央行的態度已經十分明確,人民幣不會長期錨定美元了。雖然在CFETS籃子中美元擁有最大的權重,但也僅為26.4%。不再錨定美元也就意味著,中國央行不再受美聯儲政策的影響和擺布,將會增加人民幣在國際匯市中的影響力。

 

    “破7”影響

 

    從2016年起,人民幣匯率長期在6~7之間波動。一旦跌到7關口,央行必然出面干預。這是一個十分明確的信號,說明人民幣當下最合適的波動區間是在6~7之間。畢竟過了7這道防線,交易者做空操作會大大增多,匯率有可能剎不住車,水銀瀉地,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可能像其他新興國家一樣卷入潘多拉魔盒的漩渦,當所有人都開始恐慌的時候,更大規模的資本外流和貨幣貶值會不斷惡性循環,一旦風險沒有把控好,國內資產泡沫破滅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甚至有可能引發新一輪的財富洗牌。

 

    此外,國內很多企業在海外發債或是貸款借了不少錢,包括阿里、騰訊每年都會在海外貸上幾十億美元的貸款,而房地產企業更是瘋狂,這兩年海外發債是眾多房企賴以生存的“輸血”通道,據統計2017年,企業境外發債2358億美元。2018年1-5月,企業境外發債992億美元。對此發改委去年6月發布限制房地產企業外債資金投資境內外房地產項目的通知。要知道匯率一旦跌破7,對企業的償債成本就會上升,風險被放大。按2018年前4個月房企境外發債融資的212億美元簡單算一下,不算正常融資該給人家的利息,光是貶值到7,房企就得多掏212*7-212*6.4=1484-1356.6=127.4億元人民幣,再加上利息因匯率變化的增加,房企有幾個能全身而退的。這些損失從哪里補?作為企業肯定要轉嫁到老百姓身上。屆時房價又會爆發性上漲,本質上背離了國家調控初衷。

 

    再看,決定匯率的因素的是經濟,而匯率反過來也會影響經濟。中國經濟長期L型已經定性,這就需要一個穩定匯率和可控的匯率機制。這幾年央行為了匯率波動也沒少費心思。逆周期因子出臺,對香港發行離岸央票,提高央票利率,提高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等。說到底,一個國家解決不了經濟基本面的問題,再怎么保匯率都是無用功,但當我們已經面對這個困難時,起碼不能讓匯率添亂。而匯率的不斷下跌勢必雪上加霜,造成連鎖反應,越跌經濟越差,經濟越差匯率越跌。

 

除了以上這些對經濟、對企業影響比較大的方面之外,人民幣持續貶值對居民的生活出行影響也是巨大的。最直接的是出國留學、出境游、海淘、進出口貿易等,全都沒了以前的豪氣,需要精打細算,能省則省,而且隨之而來的通貨膨脹,物價上漲,得全靠居民來接盤,可以說,無論是哪一方面,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人民幣匯率方向

 

    既然央行手里有了做多工具“離岸市場央票和風險準備金率”,那么想要做空人民幣幾乎沒可能。1998年央行和索羅斯的纏斗贏得異常辛苦,而如今的央行早已今非昔比,個人或機構要想做空人民幣得考慮清楚,是否有美聯儲做背書。另外,央行手中也有“逆周期因子”可以防范過度升值。因此判斷人民幣方向,只要聽聽央行怎么說、怎么做就行了。因此,短期來看,有央行保駕護航,破7概率較小?!疽患抑?,僅供參考】

 

非常棒 不錯哦 還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
相關文章
行業要聞
熱點文章
五月激激激综合网